從周庭棄保談免於恐懼的自由

72
香港民主派社運人士周庭遠走加拿大。(圖:立場新聞/檔案照片)

周庭,有人叫她「學民女神」、「香港女兒」,曾是香港最年輕、最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之一,在反國教、雨傘運動以及反送中等多場大規模社運中擔當重要角色,2020年被捕入獄10個月,獄中被加控違反《港區國安法》。2021年獲釋後每三個月須到警署報到,並交出旅遊證件;同年被英國金融時報選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25位女性之一。她在27歲生日前夕發文公告棄保,自言「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香港)了」。帖文最後一段:「這數年切身感受到,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多麼可貴的東西。」免於恐懼Freedom from fear是載於《世界人權宣言》序言中「四大自由」之一,周日便是「國際人權日」,或許從周庭訴說這幾年在港的經歷可以讓讀者珍惜人權的可貴與警惕極權的可怕。

被恐懼壓垮 受盡情緒病折磨

周庭棄保流亡加拿大,公眾討論焦點放在港共政府是否有心放行,如當年王丹、魏京生保外就醫般,今次以「深圳一日遊」後取回護照是另類「保外就學」,分析與中美關係吹和風,或是不想影響中日關係;亦有人從法律角度出發,指國安人員在「疑犯」保釋期間要求寫悔過書,甚至帶她離境,是否妨礙司法公正,甚至帶頭違反保釋條件等。本文就不再一一分析,反而想集中在周庭提及的「恐懼」上。周庭十多歲開始便活躍於社運圈子,年紀小小卻不怯場,鏡頭前說話雖然總掛著靦腆的笑容,發言卻有條不紊;鏡頭後的她會與戰友互相調侃打鬧,很尋常的一個少年人,有朝氣、有夢想、有活力。何時開始,她被恐懼壓垮了,笑容流走了,哭流不止了,這個吃人的社會到底對她怎麼了﹖

周庭在12月3日於社交平台instragam連發兩文,交代過往幾年的經歷,以及棄保留在加國的決定,這是自2021年6月刑滿出獄「報平安」後,再次更新動向,字裡行間浸泡著恐懼。

出獄前她恐懼「無法出獄」。因為國安法罪名在身,服刑期間隨時被正式起訴便會被還柙,她形容在出獄前一天被恐怖重重包圍,「總是想起國安搜屋、判刑、被鎖上手扣、脫光衣服被懲教檢查等情景,這一切,也是我失去自由的證明。」

出獄後她恐懼突如其來的拘捕與無處不在的監控。按國安法擔保條件,她需要每三個月到警署報到,護照被沒收,每次報到都擔心某天再被拘捕,「我除了大哭、崩潰、顫抖,又或者和朋友訴說我的恐懼,我什麼也做不了。」每次報到,國安總會「關心」她的收入、工作、家庭與人際關係,「就似每隔一段時間也會有人提醒著你:你並沒有重獲自由,仍然受到監控,不要試圖做些甚麼事情。」精神折磨下,她被診斷出焦慮症、驚恐症、創傷後遺症及抑鬱症。

與五名國安返大陸交換出國

她知道必須為自己找一個出口,於是今年報考了加拿大某大學碩士課程,獲取錄後向國安申請離港進修。離港前,國安提出的要求寫悔過書與深圳一日遊,可謂把她的恐懼推到顛峰。

周庭說,向國安申請出國進修後被要求寫「悔過書」,表明對過往政治參與感到後悔,今後不會再參與,也不會與相關人士,包括學民與眾志的成員聯絡。要她與昔日戰友切割外,還提出一個交換條件:「跟我哋返一次大陸。」2023年8月她與五名香港國安人員一同到深圳「吃喝玩樂」外,還參觀了「改革開放展覽」及騰訊總部,過程中被要求在「景點」拍照,其間亦被人不斷拍照。她說:「我知道,在國安面前,其實我沒有拒絕的權利;同時,萬一有什麼事情,我就是『主動送中』了,那段時間,心中一直非常恐懼,生怕所有事情都會是自己的『最後』。」

「四大自由」香港還剩多少﹖

每年的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以紀念聯合國於1948年12月10日通過《世界人權宣言》。《世界人權宣言》序言第二段如是說:「鑒於對人權的無視和侮蔑已發展為野蠻暴行,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而一個人人享有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並免於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布為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言論、信仰、免於匱乏、免於恐懼這「四大自由」源自美國前總統羅斯福1941年的國情咨文演說,當時人類正受二次大戰煎熬。

甚麼是免於恐懼的自由﹖曾任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人權幹事Mary Kalemkerian這樣形容:「免於恐懼的自由是指任何人都不應害怕他們的政府和政府武裝、不應害怕警察有不民主行為,甚至不應該害怕鄰居。這意味著晚上睡覺時,你可以期望你的房子第二天仍然存在。這也意味著你可以提前計劃想在下一季收成的作物。」恐懼侵蝕人權,甚至令你連明日之後亦不敢想像,規劃未來更是奢侈。正如周庭過去幾年的景況,她接受日本東京電視台訪問時透露,在港時租屋、開戶、求職均受阻,只能靠教授日語與編集動畫等賺取微薄收入,她連下一秒會否被抓被關都不知道,又怎能規劃人生,為了爭脫無了期的等待與煎熬,才冒著「被送中」風險與國安回深圳換來出國機會。

恐懼既無形又抽象,但如果你是一個想像力豐富的人,恐懼可以致命。刑罰還設期限,但恐懼沒有上限,今天活在香港,人們還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嗎﹖以下這則荒謬的新聞可能會給大家答案。

「康文署轄下公共圖書館去年起在文學及閱讀日比賽加入國家安全條款。正開放給小一至小六學生參與的「2024年4.23世界閱讀日創作比賽」,進一步加強國安條款參賽守則,表明若參賽者『曾經或正在作出』可能導致危害國家安全罪行或不利國家安全的行為,可取消其參賽資格或獎項。」

小一至小六,即是6至12歲的兒童創作比賽都加入國安條款,如果你是家長會懼怕嗎?

作者》余知宜  在香港從事傳媒工作二十多年,走訪社會各界,目前在台,不忘記者初心。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