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臉中國 香港區議會選舉為何投票率史上最低?

117
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史上最低。(AFP)

香港12月10日舉行首次的「僅限愛國者」(patriots only)區議會選舉。在反送中運動後,香港實施國安法又修改了立法會和區議會的選舉制度,目的是讓只符合北京當局要求的「愛國者」參選。然而,這場38年來首度沒有泛民主派參選的區議會選舉,創下史上最低的27.5%投票率,顯示出港人用選票來打臉中國,表達他們對自由遭到箝制的不滿。

香港首次「愛國者」選舉

香港12月10日舉行區議會選舉,這是香港立法會7月通過區議會條例修訂草案後,首次根據新條例進行的選舉。在北京落實所謂的「愛國者治港」原則下,民主黨等泛民主派及獨立民主派人士遭到重重卡關,未能獲得足夠提名而無法參選,因此這場沒有泛民主派參選的選舉,也被稱為是「僅限愛國者」的選舉。

事實上,區議會選舉曾是香港最民主的選舉之一,自從香港主權移交以來到現在,已經舉行過7次區議會選舉。但隨著北京在香港2019年的大規模反送中運動後,祭出以高壓手段箝制自由的港區國安法以來,港人曾引以自豪的民主選舉早已江河日下。而香港立法會7月通過「2023年區議會(修訂)條例草案,更令昔日的民主榮景一去不復返。

38年首度無泛民主派參選

繼2021年中國全國人大頒令整頓香港行政長官與立法會選舉制度後,根據港府的這項新制度,新一屆區議會改由直接或間接委任議員主導,只保留20%的直選議席,並在過程中實施「資格審查」制度、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由於新制度下參選人必須先獲得特首委任的地區組織委員提名,並通過有國安部門參與的資格審查,這使得傳統民主派在投票前就已被全數排除在外。

根據衛報(The Guardian)報導,香港大學專家卜約翰(John Burns)認為,這些變化令人對區議會的一項主要職能提出質疑:也就是擔任社區與政府的連結。有鑒於候選人在優先事項和政策偏好方面的缺乏多樣性,可以預期新的區議會將成為政府的傳聲筒。

現居英國的香港活動人士鄭文傑(Simon Cheng)表示,這些變化將使得區議會與中共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政協)更為相似,這是一個由中共控制的諮詢機構,但沒有真正的立法權。

投票率難看創史上新低

在這種情況下,分析家在選前就預期,由於這場區議會選舉缺乏參與性,選民對於幾成定居的結果也缺乏熱情,因此投票率可能會「很難看」。果然,這次「僅限愛國者」的選舉投票率為27.5%,也就是在香港的430萬登記選民中,只有不到120萬人去投票。這是自從1982年區議會成立以來的最低投票率,不但遠低於先前的最低紀錄─1999年的35.82%,和正值「反送中」抗爭的2019年投票率71.2%相比,更是天差地遠。

香港特首李家超強調,完善地區治理體系後的區議會選舉,選出來的區議員不會背叛香港及國家利益,因為他們都是愛國者。他在10日的投票後表示,今年的選舉是「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的最後一塊拼圖」。但日經新聞(Nikkei)指出,這次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香港主權移交以來的最低,顯示出香港選民對投票興趣缺缺,覺得參與政治只是「徒勞無功」。

百分之百的政治控制

香港目前僅存的少數民主派地方政治人物黃丹晴認為,投票率低可被視為民眾開始覺得「選舉沒意義」,即使是建制派支持者也開始自問,反正結果都一樣「幹嘛要去投票」。香港浸會大學(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專家陳家洛(Kenneth Chan)表示,香港區議會主要處理地方層級的問題,例如衛生、交通路線或公共設施的充分性,但在這次選後,區議會名義上將充當地方的諮詢機構,但實際上則是扮演政府的回聲室。「最重要的是要達到百分之百的政治控制」。

香港政府官員則淡化了投票率作為改革成功衡量標准的重要性。港府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表示,不投票並不一定意味著反對選舉。他還說,一個人不去投票也可能是基於其他原因。但前香港本土派政黨「香港眾志」副秘書長、最近才宣布流亡加拿大的周庭,在接受「日經亞洲」(Nikkei Asia)訪問時指出,投票率驟降,不是因為香港人民對政治冷漠,而是他們不想參與「一場假選舉」。

香港大學專家卜約翰在接受「時代雜誌」(Time)訪問時則認為,港府對低投票率的接受度「令人不安」,這意味著他們並不真正關心其他70%的人在關心什麼或想什麼。卜約翰表示,區議會的重要職能之一,是廣泛徵求地方意見並轉達給政府。所以,沒有做好的話,政府就無法了解香港市民的想法、也不會制定符合市民期望的政策,而這將是一種可能導致不穩定的危險情況。

#以上專題由吳寧康編輯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吳寧康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