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與美敵對 中俄關係日益緊密但難持久

467
在烏克蘭情勢升高導致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緊張之際,俄羅斯與中國軍事結盟的可能性再度受到關注。(圖 : 維基百科)

在烏克蘭情勢升高導致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緊張之際,俄羅斯與中國軍事結盟的可能性再度受到關注。分析指出,中俄兩國同樣感受到來自西方、尤其是美國的壓制,而且兩國近年來的關係不斷拉近,升高了此種可能性。然而,中俄之間互信仍然不足,核心利益不同,兩國可能聯手抗美,但關係不易持久。

烏克蘭情勢牽動美國亞太部署

過去幾個月來,俄羅斯可能入侵烏克蘭的問題升高了俄羅斯與西方,尤其與美國的緊張,同時也牽動東西陣營的軍事部署,影響美國亞洲軸心政策的推動。

美國國防部去年11月29日,發布「全球態勢評估報告」(Global Posture Review, GPR),顯示美國似乎不會一如預期的將主要軍事力量,從歐洲移師印太地區來對抗中國。

日經亞洲(Nikkei Asia)國際關係評論員家秋田浩之(Hiroyuki Akita)指出,這是因為烏克蘭情勢升高,令美國難以推動計畫中的軍事部署,恐怕將讓中國在台灣海峽、東海以及南海地區更加獨斷。

中俄關係 60年來最緊密

更令美國擔心的是,在此情勢下,同受美國施壓的中國與俄羅斯,可能聯手對付美國,形成更大的挑戰。而此種擔心並非空穴來風。

2021年8月,中俄兩國在寧夏進行了大規模的聯合演習,俄羅斯軍隊成為第一支參加中國常規演習的外國軍隊。

10月,來自中俄海軍的10艘艦艇,在4天内陸續穿越日本北部的津輕海峽(Tsugaru Strait)和南部的大隅海峽(Osumi Strait),幾乎繞行整個日本。許多專家認為,這是中國軍方邀請俄軍展開的行動。

11月,中俄進行聯合空中巡邏,軍機被指進入韓國防空識別區。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ODNI)在去年的報告指出,現在北京與莫斯科之間的關係,堪稱60年以來最密切。

雪梨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 Sydney)政治與國際關係講師科羅廖夫(Alexander Korolev)也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中俄之間形成戰略聯盟,可能使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對抗中國的計劃更加困難。

美國智庫海軍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CNA)資深研究員考夫曼(Michael Kofman)也向華爾街日報(WSJ)指出,中國與俄羅斯原本各自對美國形成威脅,如今由於兩國合作,各種威脅產生了相互關連。  

中俄存在相互提防與利益競爭

然而,包括華爾街日報、日經亞洲以及BBC的分析都指出,中俄雖然聯手,但他們的夥伴關係並不如外表看來的那般穩固。

首先,這兩個鄰國共享4,200多公里的邊界,曾在1969年爆發嚴重的邊界衝突。

在經濟規模上,中國的GDP大約是俄羅斯的10倍;在軍事能力上,俄羅斯雖然擁有比中國更強大的核武能力,但北京的國防支出估計是莫斯科的3到4倍。如果此種趨勢不變,中國將在傳統軍事力量上擁有優勢。

至於在中亞地區、印度及北極等地,中俄的利益仍然處於彼此競爭的態勢。

此外,隨著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力量超越俄羅斯,將令俄羅斯越來越感到關切和警惕。日經亞洲引述一位專家指出,俄羅斯軍方從未停止進行軍演和兵棋推演,為可能與中國衝突作準備。

中俄都無意涉入對方的衝突

此外,中俄兩國只是相互利用以對抗美國,中國並不想捲入烏克蘭問題,俄羅斯也沒有興趣介入台灣或南海問題。

日本國防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Defense Studies in Japan)政策研究部主任兵藤慎司(Shinji Hyodo)向日經亞洲表示,「蒲亭在考量到中國之下,已經表明反對台灣獨立;但他從未指出,他會接受武力統一。」

兵藤慎司說,「俄羅斯無意為了中國,在台灣海峽和美國戰鬥。如果中美之間因此爆發戰爭,俄羅斯會與衝突保持距離,」

美應拉攏俄羅斯 以專注應對中國

儘管如此,中俄關係的日益親密已被認為足以對美國構成影響,如何巧妙破解是一大難題。

華爾街日報建議,若要離間中俄兩國,美國可採行的策略之一便是軟化對俄國的態度,將莫斯科從北京身邊拉過來。

日經亞洲的秋田浩之則指出,中俄夥伴關係並非基於友誼或互信,而是對美國的共同敵意。因此,美國可採取恩威並施的策略,在蒲亭有意願時進行對話,同時也對俄羅斯的非法行為施加制裁,這可防止俄羅斯轉為暴力,如此才能專注對抗中國的獨斷行徑。

不過,美國似乎並不願意對俄羅斯釋出政治與經濟誘因,而目前俄國在烏克蘭問題上態度相當強硬,若處理不慎恐將進一步強化中俄兩國的關係。

#以上專題是由央廣編譯黃啟霖撰稿、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黃啟霖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