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下的烏克蘭頂尖藥物化學業岌岌可危 科學家不忍心考慮替代方案

246
烏克蘭擁有全球頂尖的藥物化學工業,與全球製藥大廠有密切合作,但在俄羅斯入侵後面臨戰火波及危機。圖為總部位於基輔的Enamine。(圖:enamine.net)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讓外界看見許多烏克蘭的頂尖成就,但這些成就正在戰火下岌岌可危。《華爾街日報》報導,烏克蘭擁有世界先進的藥物化學工業,提供全球生技製藥科學家藥物開發早期分子構件,雖然位於基輔總部的科學家紛紛轉往其他國家並想辦法恢復工作,同時緊急將數據資料備份,但科學家們仍期盼能盡快返回基輔,更不忍心考慮替代方案,因為一旦在基輔失去一切,那將是一場災難,從零開始也需要數年才能恢復。

《華爾街日報》指出,烏克蘭在藥物化學業領域的主導地位鮮為人知,烏克蘭科學家對藥物的分子設計進行微調,使其有最好的機會達到體內所需的生物靶點。報導指出,像是總部位於基輔的Enamine Ltd.已成為各大學術實驗室和最大製藥公司的藥物研發科學家的首選供應商。英國藥物化學家葛立芬(Ed Griffen)表示,他正在與Enamine合作開發一種低成本的Covid-19抗病毒藥丸。

報導表示,Enamine在戰爭爆發後,旗下擁有的700多名科學家正分散到烏克蘭和附近國家,不過許多科學家面臨的狀況是,只能把家人安置到其他國家,自己則依規定留在烏克蘭境內其他城市,正在想辦法恢復工作。

源於冷戰時蘇聯科學家成就

而Enamine位於基輔的總部則迅速的把儲存在烏克蘭的數據上傳到其他地方的伺服器,而實驗室和主要倉庫均已關閉,雖然到目前為止完好無損,但仍只能靠拉脫維亞和美國倉庫運作。

烏克蘭在藥物化學領域的主導地位源自於蘇聯的歷史,在冷戰期間,蘇聯和西方化學家的研究幾乎沒有重複領域,而當蘇聯解體後,正顯現出西方看不見的技術和分子結構研究。報導指出,這些前蘇聯科學家抓住機會創辦公司,將他們收集的新型分子出售給西方學者和藥物開發商,就在這樣的機緣下,Enamine就在1991年創立。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歐克萊爾分校生化名譽教授戴維·路易斯(David Lewis)表示:「對於所有脫離蘇聯並設法把科學家留在國內的東歐國家來說,這些科學家都是一流的。」許多科學家表示,Enamine讓他們可以隨時獲得化合物,因為這些化合物若自己內部建構將費時又昂貴。而藥物設計是針對生物標靶測試大量分子的轉換過程,目的是找到適合標靶的分子,就像一把鎖和一把鑰匙,Enamine正提供了藥物開發人員調整所需的分子構件,或者是可產出可以準備修飾的分子。

西方跨國藥廠重要合作夥伴

另一家規模較小的Life Chemicals Inc.也位於基輔,提供與Enamine提供的服務類似,Enamine和Life Chemicals均表示,他們正在制定緊急計畫以安置一些庫存和員工,他們也希望盡快恢復從基輔為入侵前下訂和準備好的訂單交付,但現在都必須花較長時間。

生技刊物《基因線上》也提及烏克蘭戰事對跨國生技藥物公司的影響,報導指出,根據臨床研究組織Global Clinical Trials網站上的資料,烏克蘭境內每年正在進行中的臨床試驗有500項以上、醫藥行業平均年增長率為11%、擁有110家以上具備藥品製造許可的製藥公司。另外包括默沙東、葛蘭素(GSK)、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塞諾菲(Sanofi)、武田(Takeda)等藥廠,目前皆有研究在烏克蘭進行,只能密切監控當地狀況。

《華爾街日報》引述Enamine的高級科學家康德拉托夫(Ivan Kondratov)說法表示,他不忍心考慮替代方案。「如果我們在基輔失去了一切,所有的儀器、所有的實驗室、所有的化合物,那將是一場災難,即使我們知道所有的化學反應,從零開始,也需要數年時間。」

新聞引據:、華爾街日報、基因線上
撰稿編輯:陳文蔚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