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掌權者寬容 卻對自己人殘忍—評香港旅日網紅大J事件

30
旅日香港YouTuber 「大J」日前在影片中說明自己於2019年以「我想食沙律」(吃沙拉)為名向群眾籌資港幣30萬,協助曾參與反修例示威人士離港。(圖:取自JASON YT頻道影片)

「大J」(JASON)——一名以遊戲直播為主的香港YouTuber,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曾高調動員香港YouTuber界人士在反送中運動上作出聲援,而當時一次極具爭議的「食沙律」(吃沙拉)事件,直到運動後的4年,仍然充滿質疑的聲音;而最近這些疑問與指控終於有了解答,但亦有了更多的惋惜。

什麼是食沙律?

事情源於反送中運動的後期,目前已經移居日本的香港YouTuber「大J」於2019年11月發起「食沙律」的眾籌(群眾募資),當時未有明言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眾籌,而他亦只是叫大家有能力的去捐款支持,最終籌得逾30萬港元(約120萬台幣)。惟其後一直沒有發表關於這筆「沙律」費用到底去向如何,因此一直有網友質疑他挪用款項作私人用途,或只是用來讓他自己「著草」(粵音為「吃草」的諧音,食沙律的近義詞;而粵語「著草」即準備逃亡的意思)離開香港。

旅日香港YouTuber 「大J」2019年曾以「我想食沙律」(吃沙拉)為名向群眾籌資港幣30萬,協助曾參與反修例示威人士離港。(網路圖片)

而上述疑問近日終於被大J本人的影片所解答,大J17日在其YouTube頻道發布一段題為《真相》的影片,指出當時籌得款項是用來幫助反送中運動中的年輕被捕人士離開香港,同時藉此反駁部分網友質疑他本人挪用款項來為自己換車與建立品牌的指控;但他也有提到,上述的所有相關資料均已刪除,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對話紀錄或與事件相關的時間、地點、人物或證據。之後他更立下「永不返港」聲明,「永世都唔會再返香港,所以而家講出嚟都無所謂」(永遠不會再返回香港,所以現在說出來也沒關係),「信又好,唔信又好,大家自己去判斷」。相信因此番近乎自殺式的自白聲明出現後,大J「食沙律事件」應該就此落幕。

為什麼要對自己人那麼殘忍

看到這段聲明影片,讓我想起陳為廷曾經說過一句話,「為甚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甚麼社會?」這句話其實真的很常出現在不同的環境,因為弱勢的人、被管治的人一定是大多數,連我自己都曾經在不同場合說過類似的話。在社會運動的場合更老是會出現,有時候我們希望爭取更多與更美好的社會時,不知不覺間,會對其他人要求來得更嚴苛,明明更大的敵人,掌權的政府、天天的在橡皮圖章立法會下亂花錢,我們會因為現實的抗爭無力感而拒絕表達,而無處可走的情緒就可能會發洩至其他稻草人身上,可能是不同的NGO、可能是不同走出來支持運動的社會人士。例如這篇文章在講的JASON,在播出澄清影片後,隨即被香港警察發表譴責指其企圖逃避法律責任的行為,警方並強調將循不同途徑追查所有逃犯的下落,將其緝拿歸案。

一直以來,不同的社會運動中,都會有人議論誰得益、誰獲得什麼等等,而這種情況又會隨著社會運動的低潮時間而一發不可收拾;有人能夠抗壓一直付出,但更多的人終不能再忍受質疑。有時我會在想,是不是真的要對其他在不同位置付出的人那麼殘忍,逼到有心人都走投無路,大家才會放下?我們應該藉著這次JASON影片事件好好再重新思考,到底我們對其他人的雙重標準,會如何影響大家未來在社會運動中的投入。

作者》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