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開戰硝煙升起 中國立場備受關注

508
在國際社會一片譴責莫斯科之際,與俄國關係密切的中國,對於烏克蘭戰火的立場備受關注。(圖 : 維基百科)

俄羅斯在當地時間2月24日清晨揮兵入侵烏克蘭,招致西方國家升高對俄國的制裁。在國際社會一片譴責莫斯科之際,與俄國關係密切的中國,對於烏克蘭戰火的立場備受關注。專家分析,北京不太可能對俄國提供軍事支持,但是會在外交與經濟上支持俄國。

俄侵略烏克蘭 北京不太可能給予軍事支持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2月24日凌晨發表演說後,下令對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俄國的軍事入侵招致美國與歐洲的撻伐與升高制裁。分析指出,在國際社會幾乎同聲譴責莫斯科之際,與俄國關係密切的中國,面對俄國對烏克蘭展開武力攻擊,北京幾乎不太可能對俄國提供軍事支持。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指出,中俄事實上已經超越了「務實婚姻」,結成了一種「準聯盟」關係;然而,他強調說,兩國關係還遠不是一種正式的結盟,還沒有到一國受到威脅,盟國便出兵相助的程度。

此外,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國問題專家李明江說:「正如中國不會期待如果爆發台海戰爭,俄羅斯會向中國提供軍事援助,俄國也不期望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對俄國給予軍事援助,並且俄國也不需要這樣的援助。」

俄國攻打烏克蘭 中國未譴責莫斯科

其次,在烏克蘭問題上,中國將會在外交與經濟等層面支持俄國;不過,如此可能會加劇北京與西方已經緊張的關係。

中國在外交上對莫斯科的支持,其中一項就是不加入國際社會對俄羅斯的譴責。在全球幾乎同聲指責俄國侵略烏克蘭,破壞基輔的領土與主權完整之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於2月24日的記者會上,雖然就烏克蘭戰爭「呼籲各方克制以防止局勢失控」,但卻指基於事實判斷,拒絕將俄國的行動形容為「入侵」。

針對中國的立場,美國總統拜登24日在未點名情況下,暗批包括中國等任何支持俄羅斯攻擊烏克蘭的國家,都將被認定是「同流合污」。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24日也就中國對俄國的立場「欠缺強力回應」,表達關切。

此外,在俄國正式對烏克蘭發動攻擊之前,於紐約時間1月31日的聯合國安理會上,針對美國要求就當時俄國在烏克蘭邊境派駐大批部隊召開會議討論時,中國是唯一與俄國一起投下反對票的國家。

中國這次的做法比2014年更進一步,當時聯合國安理會針對不承認俄國併吞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一案進行表決時,中國僅投下棄權票。

中國擴大對俄經濟支持 可能抵銷西方制裁效果

再者,俄國入侵烏克蘭後,西方已對莫斯科升高經濟制裁行動,採取包括對俄羅斯銀行和企業人士進行制裁與凍結資產、停止海外募資,還有就是終止價值110億美元的北溪2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線計劃,以及限制高科技項目的取得,例如半導體等。

不過,「德國之聲」(DW)引述專家觀點指出,西方的制裁可能會因為中國擴大與俄羅斯的經濟合作,減輕對俄國帶來的負面影響。以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後,俄國同樣遭受歐美各國的制裁為例,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等多家中國國有銀行,為俄國國有銀行提供貸款,抵銷俄國受到西方制裁帶來的金融衝擊。

北京也在西方對俄國祭出一系列制裁的此時,准許俄國全境小麥進口,以及放寬對莫斯科的貿易限制等,中國龐大的國內經濟為俄國抵抗西方制裁提供顯著的支撐,可能削弱西方經濟制裁的效果。

中國可能同遭西方聯合孤立與制裁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觀察,中國對莫斯科在外交與經濟上的支持,可能使得北京與美國和歐洲的緊張關係升高;而如果公開支持俄羅斯的好戰行為,將可能威脅北京試圖與歐盟達成的重大投資協議。

「外國人看中國」(Sinocism China Newsletter)電子報發行人利明璋(Bill Bishop)寫道:「烏克蘭危機…具有使得中國與歐盟和美國的關係跌入谷底的重大風險。」

因此,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謀求第三個任期的關鍵年,北京國關問題專家時殷弘指出,中國更希望的是俄國軍隊不會進入烏克蘭。他指出,在世界如此兩極分化的情況下,美國與西方很可能會聯合起來孤立或是制裁中國和俄羅斯。

但如今俄國入侵烏克蘭已成事實,使北京此時宛如走在外交鋼索上,接下來中國如何面對俄烏局勢,以及與西方關係的變化,有待觀察。#以上專題是由張子清撰稿、播報,謝謝各位的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張子清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