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戰改變地緣政治風貌 波蘭躍升國際要角

485
波蘭是西方運送軍備進入烏克蘭的關鍵中繼站。圖為烏克蘭總理什米加爾和國防部長列茲尼科夫站在從波蘭交付的首批豹2坦克上。(資料照/路透社/達志影像)

戰火延燒超過1年烏克蘭戰爭,徹底改變了國際地緣政治風貌,而烏克蘭的鄰國波蘭在國際舞台上的重要性,也因為這場戰爭大幅提升。

自俄羅斯去年2月對烏克蘭發動侵略以來,烏克蘭的鄰國波蘭在戰爭中扮演的角色也越來越吃重。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今年2月下旬訪問波蘭,並針對烏克蘭戰爭滿週年發表了重要演說,除了反映出華沙在當前國際情勢中的關鍵地位,也突顯西方對波蘭態度的轉變。

接納難民促軍援 波蘭扮援烏急先鋒

自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波蘭在各項議題上一直處於最前線。波蘭是接受最多烏克蘭難民的國家,總數高達150多萬人,這個數字是德國的3倍。

波蘭除了提出對俄羅斯實施嚴厲制裁,也力促西方聯盟提供烏克蘭先進武器。除了協助說服德國提供豹式2型(Leopard 2)坦克,波蘭也敦促西方盟友進一步提供烏克蘭戰機。另一方面,波蘭也是西方運送大批軍備進入烏克蘭的關鍵中繼站。

歷史地緣因素刺激 波蘭地位如冷戰德國

波蘭對烏克蘭的全力支持,可說是地緣政治與歷史因素的產物。

波蘭過去曾長期受到俄羅斯帝國的統治,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獨立,但在二戰期間又遭德國納粹與蘇聯入侵,戰後也受到蘇聯的共產統治。波蘭是歐洲最早推動脫離蘇聯的國家,加速了後來蘇聯解體。 

作為烏克蘭的鄰國,以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最東緣,波蘭一直擔心這場戰爭可能蔓延,這個擔憂也反映在波蘭的軍事政策上。

波蘭今年的國防支出達到國內生產毛額(GDP)的4%,比去年的2.5%大幅增加。波蘭並派遣軍隊進駐羅馬尼亞和拉脫維亞等東歐盟友。

智庫德國外交政策協會(DGAP)副主席尼克爾(Rolf Nikel)表示,這場戰爭已提升了波蘭在北約組織的地位。他說,「波蘭成為處於西方和俄羅斯體制衝突前線的新國家,其角色類似冷戰期間的德國」。

波蘭右翼政府掌權 與歐美關係緊張

但事實上,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前,西方國家並不認為波蘭是一個可靠的盟友。

特別是在波蘭的右翼民粹政黨法律正義黨(PiS)在2015年上台以來,波蘭推行一系列政策,被西方進步派人士批評侵害了民主價值。拜登政府也一再針對司法獨立、媒體自由和LGBT少數族群權利的議題,與波蘭政府針鋒相對。

波蘭與歐洲聯盟的關係則更加複雜,作為歐盟成員國,波蘭在本國法律是否可以凌駕於歐盟法律的議題上,不斷與歐盟發生衝突。歐盟執行委員會今年2月表示,將把波蘭憲法法院與此議題有關的一項裁決,提交至歐盟法院,突顯出雙方的衝突仍在持續。

西方以大局為重 重塑對波蘭態度

專家指出,波蘭在烏克蘭、歐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之間扮演的橋樑角色,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對波蘭的看法。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華沙辦事處主任巴拉諾夫斯基(Michał Baranowski)告訴法新社,在歐洲,特別是在跨大西洋聯盟,人們對波蘭的看法在去年出現了巨大改變。

烏克蘭戰爭滿1週年的幾天前,拜登訪問了波蘭,這是他11個月以來第二次訪問這個北約盟國。拜登在華沙歷史悠久的皇家城堡(Royal Castle)前發表了一場演說,除了重申對烏克蘭的堅定支持外,也稱波蘭是「我們最好的盟友之一」,並讚揚波蘭在接受難民等方面展現的慷慨。

儘管與波蘭關係依舊存在問題,但西方領袖與官員現在顯然更著重在確保對烏克蘭的團結一致。巴拉諾夫斯基說,如果拜登現在說波蘭真的需要修復與歐盟的關係,並處理好司法制度的問題,會讓人感到很驚訝。

在戰爭延燒之際,對西方領袖來說,暫時擱置與波蘭之間的歧見,共同應對更加迫切的烏克蘭情勢,才是當務之急。

#以上專題由鄭景懋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鄭景懋
央廣新聞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