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人逃離蒲亭動員令 歐盟國家面臨兩難

185
俄羅斯伏努科沃國際機場(VKO)出現大批為了躲避蒲亭動員令的俄羅斯人準備離開。(Twitter/@Gerashchenko_en)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日前發布局部動員令,許多俄羅斯男性因此逃往海外,但是否要接受這些俄羅斯人,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陷入兩難。

俄羅斯總統蒲亭22日下達局部動員令,準備徵召30萬人投入烏克蘭戰爭,導致不少俄羅斯男性急忙逃往鄰國,以躲避徵兵。不過,歐盟內部對此意見分歧,有一些國家主張接納這些出逃的俄羅斯人,但也有國家認為應該採取強硬措施,拒絕他們入境。

俄人躲徵召逃至鄰國 芬蘭邊境受挑戰

烏克蘭軍方9月上旬在烏克蘭東北部發動反攻,短短1週就收復了大片失土,俄羅斯的侵略行動因此嚴重受挫。蒲亭在22日宣布一項局部動員令,計劃額外徵召30萬俄羅斯士兵投入烏克蘭戰爭。儘管這項動員令只涵蓋俄羅斯一部分的後備軍人,但此舉導致許多俄羅斯男性憂心被徵召上戰場,而紛紛逃往國外。

在西方制裁下,俄羅斯通往歐盟的航空與鐵路已經遭到切斷,因此不少人搶購飛往中亞和中東國家的機票。部份人則企圖從陸路出國,例如俄羅斯與蒙古的邊境,在動員令發布後就出現了排隊等待入境的車潮。

與俄羅斯共享長達1,300公里邊界的芬蘭,在動員令發布後,俄羅斯人抵達芬蘭邊界尋求入境的人數也明顯增加。

儘管前往芬蘭尋求庇護的人數仍不算多,但在鄰國與反對黨的壓力下,芬蘭已經在23日減少發放給俄羅斯人的簽證數量,並且有意進一步關閉兩國之間的陸地邊界。

俄人尋求庇護 德國持包容態度

移民問題一直是歐盟最敏感的議題之一,各國政府之間的立場明顯不一致,而烏克蘭戰爭更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加棘手。

在蒲亭發布動員令後,對移民持較開放態度的德國政府,數名部長已表態,他們將歡迎這些躲避參與烏克蘭戰爭的俄羅斯人。德國司法部長佈施曼(Marco Buschmann)在推特上寫道:「任何憎恨蒲亭政權並熱愛自由民主的人,都歡迎來到德國與我們一起。」

多國採強硬立場 盼向蒲亭施壓

但波羅的海三小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以及波蘭等歐盟成員國,不僅已經採取嚴格限制俄羅斯人入境,也在歐盟內部提倡對這些逃離俄羅斯的民眾採取強硬措施。

這些國家已經從19日午夜開始拒絕俄國公民入境。若這些男性申請政治庇護,波羅的海三國政府在22日表示,基於國家安全考慮,將會拒絕提供為躲避徵兵而逃離的俄國人庇護身份。

這些國家之所以不支持俄羅斯人入境,部分是希望透過對俄羅斯民眾採取強硬措施,升高俄羅斯國內對蒲亭的壓力,以加速結束戰事。由於拒絕動員令最高可能被判處10年徒刑,被拒絕入境的俄羅斯人,可能將被迫在入伍和入獄之間做出選擇。

愛沙尼亞內政部長顧問帕伊(Vootele Päi)指出:「我們必須始終謹記目標,就是結束這場戰爭,除非俄羅斯的輿論轉向反對戰爭,否則這不會發生」,他說:「這不會發生,除非戰爭直接關係到他們。」

歐盟國家立場分歧 尋求庇護者看法不一 

對於部份歐盟國家拒絕接納逃出國的俄羅斯人,一些尋求庇護的俄羅斯人提出批評,但也有人表示他們可以理解。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從聖彼得堡( St. Petersburg)攜家帶眷開車逃往芬蘭邊境的反蒲亭人士安東(Anton)認為,拒絕庇護是個錯誤,他說「鄰國應該高興,適合服兵役的男性與納稅人正在離開俄羅斯…留在國內的戰士越少,對這個政權的破壞就越大」。

安東表示,認為留在俄羅斯有助於破壞政權穩定的想法是荒謬的,他說:「他們在告訴一群面對軍隊手無寸鐵的平民,要去做點什麼。」

另一名從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抵達芬蘭、準備前往杜拜工作的馬列夫(Kirill Malev)說:「如果這些國家沒有獲得任何旅遊收入,而且只是被用來做為一個轉運點,那麼我認為他們不想要這個是公平的」。他說:「這是他們作為主權國家的決定,我無法評斷他們」。

存在安全疑慮 歐盟恐難有共識

針對有人呼籲歐盟對27個成員國做出一項政策指引,擬定一個共同的因應之道,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表示,將持續關注情勢。

不過,法新社報導,有歐洲外交官警告,提出一個共同的方法是困難的,除非入境人數激增,否則歐盟委員會顯然不太願意介入這個棘手問題。

歐盟曾在今年3月達成一項重大協議,會開放邊界給上百萬逃離戰火的烏克蘭人,這些人主要是老弱婦孺。但這一次尋求入境的對象是俄羅斯人,而且主要對象為男性。部分國家擔憂這些俄羅斯人入境,可能帶來安全風險。

歐盟發言人希普(Anitta Hipper)表示:「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他說:「當我們從安全的角度看待當前局勢時,我們需要考量這些地緣政治問題,以及我們的安全風險。」

蒲亭的動員令正造成眾多俄羅斯母性出逃國外,未來如何在顧及人道與安全的情況下,處理這些逃亡的俄羅斯人,將成為歐盟的一大考驗。

#以上專題由鄭景懋編輯,海青青播報,謝謝收聽#

新聞引據:採訪
撰稿編輯:鄭景懋
央廣新聞原文